耕耘出來的社會實力:簡介法國全國學生組織UNEF

UNEF

之前很空泛地講過組織的重要,這裡有個例子我一直覺得值得參考,之前也在我的部落格介紹過,就是法國最大的學生組織 UNEF,前一年加入他們,默默在裡面跟他們開了一年會。因為自己已經不是台灣學生,就沒在這上面多嘴,我推薦的倒不是法國這個學生組織的運作方式,而單純只是全國性學生組織這個概念。在這裡再次簡介:

UNEF不是學生會

法國各校有自己的學生會,但各校學生會比較著重在辦活動,因此學生權益並不是學生會的責任。不過類似的全國性學生組織不只UNEF一個,而且這種制度也跟法國高教的政策訂定有關。法國有幾個機構專門管理高等教育相關事務,裡面都有一定比例的學生代表,參與決策,而這些學生代表是透過各校學生組織選舉(選的是組織,而不是個人),再由當選組織推派的學生去當學生代表。所以這些學生組織有點像學生層次的政黨,有左派有右派,學生選的是組織依照自己理念所提出來的政策,而每當選舉,各組織提出來的政見不只是選上學生代表將在官方機構中努力的部份,更是這個學生組織在接下來這一年想在各校推行的活動或者政策:例如考試方式、課堂人數控制等等,推行的方式就是這些組織自己串連學生向學校請願、連署、集會等的施壓方式。

UNEF不是工會

UNEF自稱學生工會,但法律上卻不是工會,而和其他學生組織一樣,是國家登記民間社會,所以跟台大工會是不同性質的組織。他們自稱工會,比較像是他們的「政黨理念」,而且還幫這個理念建構了理論。UNEF之所以自稱學生工會,因為他們主張學生雖然只是個暫時性的身份,卻形成一個新的階級,而這個階級打破他們原生家庭的社會階級,因此就像是工人有勞動處境和勞工權利需要爭取改善,學生也有其特殊的學習處境和學習權利要改善和爭取。

這些學生組織各自會進行自己的調查和促進權益行動,我自己在追蹤的是UNEF所以就舉UNEF的例子跟大家分享。這是UNEF今年為開學年所作的社會調查,得出結論今年學生的負擔多了2% (pour les étudiants, le coût de la vie augmente de 2%)。諸如此類全國性或各校學生的調查,讓這些學生組織得以有實際依據地提出改革理念、方向和藍圖,也因為這是個從各校或地區為基礎階層性的全國組織,和學生之間的連結和動員基礎相對穩固,因此對政府能夠造成一定的壓力,每次選舉也會登上各報,可見這些學生組織在社會上的重要性和能見度不可小覷。

最後,法國作為社運大國,這些組織都有很可觀的歷史淵源,說要跟他們比較實在沒什麼意義。但是,這類的民間社團卻是最能夠既在日常生活中耕耘基層群眾(特定權益所連結的群眾)又在特定事件時發起抗爭向政府有效施壓的組織。類似的民間社團其實都存在於台灣社會中,在性別權益促進上面尤其可見,這些團體在日常生活中的耕耘,才是最關鍵改革社會觀念、形成社群內部規範,最終與政治勢力抗衡的社會力量。

有關UNEF的詳細介紹,請參考UNEF觀察紀錄分類下的其他文章。

Advertisements

UNEF學生公會簡史 2/24

今天Unef為新成員辦了個小討論會簡介整個Unef的架構與歷史,不過口述版的畢竟比較簡短,所以斟酌加點他們自己網站上寫得歷史。

法國的第一個大學學生組織在1877年於Nancy成立,跟當時1870戰後的高等教育狀況以及之後1879年共和黨上台重新整頓高等教育,認為高等教育必須注重的不只是教學還有大學生活。不過基本上這個學生組織跟unef本身沒有關聯,只是作為學生組織出現的雛型。Unef本身成立於1907年,當時名稱叫做法國全國性學生總組織 (U.N.A.G.E.F.),不久之後就把名稱改成Unef(法國全國性學生聯合會),當時的運作方式是與各地各校的學生組織(AGE)相互協調,AGE有點像學生會,處理各校學生內部的事務與問題,而Unef本身就有點像是一個總體學生會,並沒有特別的團結意識或自我認同。

1919,一戰後各地學生會有鑑於力量太過薄弱,想成立國際學生聯邦( Con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s étudiant),後來並沒有成立,但幫助了unef與地方學生會的連結。中間經過了unef跟巴黎學生會產生了很大衝突,後來二戰期間由於必須聯手面對德國的侵略,所以兩者之間的矛盾就擱置了。二戰結束,Unef在巴黎辦了一場委員會來「清黨」開除了三個會員,但整體而言Unef一直以爭取學生物質與精神利益為主。這個階段被命名為「工團化」時期。

二戰之後,Unef開始一連串主動介入社會的行動,以年輕知識工作者為名將自己視為工會,在國際學生工會(1946在布拉格成立)中扮演重要角色,介入法國1954年的阿爾及利亞戰爭,而接下來當然就是最著名的法國1968年學運。法國68年學運的起源似乎與二戰後的嬰兒潮有關,由於人數一下增加太多而學生的處境、教學品質以及文憑價值迅速惡化,尤其是學生住宿問題最為嚴重,因此前後出現了好幾個學生聯合組織,最後1965年Unef發動了集體罷課,成功讓政府妥協修改教育體制。法國今天對於高等教育是全民平等都有機會的理念以及低廉的學費就是68學運的成果。

學運之後,Unef才真正開始用「工會」的態度開始經營且自我認同。儘管認知到學生工會並非「工人」意義下之工會,unef仍然認為學生或青年作為一個超越自己原生社會階級而形成另一個階級,因此需要捍衛這個特殊階級的利益與權利。在這個理念下,unef將「學生」身份視為這個階級最優位的考量,超越國籍、家庭背景及各種階級。一直到今天unef還是保持這個理念。

除了這個簡短的歷史,unef的歷史中提倡「民主化」一來教育民主化,二來他自身內部民主化因此容許內部成立不同的派系,各自有一定的自治權限。雖然各派系與中央的關係不斷地被提出檢討,然而由於幾個最高理念的相同,只要碰到共同的對手就會彼此團結。最為著名的是2005年有鑑於法國極右派能見度上升,unef內部兩個最大的派系就決定停止內部分化共同抵抗極右派,所以這兩個派系就聯合變成同一個(當然其中也是因為這個派系在當時走向愈來愈相近)。unef目前內部主要有四個派系,每次就以辯論、投票的方式來選擇整體要採取哪個派系的行動準則。另外,今天有聽說unef曾經做出了一本「小紅書」(真的是全紅)來寫下所有行動準則。後來這個想法在自我檢討中被認為不合時宜,由於小紅書的出現背景整個法國的學生與政治之間相對緊密且積極,unef作為領導團體不需要「傾聽」學生。然而現今學生對於政治事物愈來愈冷淡,因此unef提出了「雙腳並行」的政策,主張動員和協商並進,用各種方式來貼近學生生活、增加學生參與。

觀察小記:

參加了幾次會議,除了學生普遍演辯能力與表達能力非常好,並沒有特別覺得行動有什麼非常特別之處。上次辦了反極右派論壇,反而讓我覺得這個學生團體把自己的戰鬥性質弄的太過濃厚,而不自覺地對其他學生造成排斥的效果。(但自古文人相輕,社會位置愈近心理位置愈遠,從這裡悟到了我論文寫辯士,為什麼辯士會讓人覺得很親近會想去相近,因為辯士只用否定的方式來定義自己,說自己不是什麼很容易相互融合,反倒是不斷說自己是什麼的對其他排斥的更為徹底。記得網上有個笑話就在講,從各種動畫看來,從來都是好人自己內部分化吵不完,壞人卻有著團結且努力不懈的精神。)不過今天聽他們這樣講自己的歷史,我覺得這個團體有一個最可取讓我印象深刻的地方,就是他自我反省且修正的能力。自我反省和改進對於一個個人來講就十分困難,一個團體可以做到這樣也真是不容易。

借鏡UNEF: 學生公會vs學生工會

首先補充前一篇unef作為學生組織性質定義,多查了一些unef本身成立歷史和資料之後,找到了這個團體向政府登記成立的團體所依據的是1901年社團法(Association loi de 1901)而不是1884年的工會法(Loi Waldeck-Rousseau),因此證明了前篇文章所論unef並非學生「工」會而是學生公會。但隨著unef這個團體的發展歷史,有個所謂「工會轉向」讓整個組織採取主動介入社會、政治議題改善提昇學生權利及學生相關環境,精神上,他們是以「工會」自許,但社團性質在法律層面不具工會意義也不具工會效力更不能源引工會或勞工相關法條是用在學生身上。

前一篇文章忽略沒有討論我認為很重要的一點:成立學生公會(如UNEF)和成立學生工會(如台大工會)有什麼差異。前文以討論概念上兩者差異,工會以勞工為前提,因此除了必須定義誰是勞工誰是雇主,最大的差別在於其介入的方式侷限在以勞資關係作為前提,先定義誰是勞工、誰是雇主,以政府及勞工相關法律作為第三方來對勞資關係和勞動條件進行改善。學生公會,說簡單一點就是登記在案的社團,所根據的法條跟成立生存遊戲社團的法條是同一法源,都是1901的社團法,因此組織運作以及行動方式相對學生「工會」彈性大很多,不需要侷限在勞資關係的前提下。unef基本上就是個以學生作為組成、學生作為關懷的社會運動團體,但這個團體組織很龐大,自稱遍及全法國所有高等教育機構,因此除了參選學生代表實質進入官方決策之外,其他就是組織學生群眾運動要求政府改善或者對一般民眾推廣理念。(例如週五情人節本來巴黎第一大學想要籌劃同性戀情侶公開在學校完全以情侶方式互動展示給所有人看,用來提醒大家學校相對對同性戀伴侶的舉止仍然造成隱形的壓力,但後來因為籌劃不周無法及時準備好所以取消。)這個社團法律上的性質導致了整個社團的行動方式與論述都完全不同,這也是台大工會的發展一直很受侷限,既不能自稱學生工會也不能只專注於學生。在台灣並沒有跨校的正式學生會,因此各學生會兼顧娛樂雜物,不僅無暇抽高層次,甚至在每次拉高議題層次就先被質疑學生會是否能代表學生的問題。我思考過unef是否會遭到同樣的代表性質疑,不過由於unef並非唯一學生公會,同時還有好幾個公會大小不一,有一點像是學生社群中的政黨每個公會有自己的主張、取向、偏左派、偏右派、去政治等等等等,每次政府跟高教相關組織選學生代表就由這些不同的學生公會提出候選人讓學生投票決定。每一次unef所組織的運動都是以unef的名字作為代表,而非作為學生代表,但由於他本身很龐大能夠對政府造成的壓力也不可小覷。當然,法國學生團體對政府造成壓力還是得考慮他們68學運所累積的土壤,能夠團結到決定罷課。(哪像以前我們這些社團怎麼找都只有一點人,就算人多了政府也不理)

然而,我認為台大工會的存在之於台灣現狀有其必要,我也認為工作所領酬勞必須要以薪資以及勞動時間來定義與規範,而不能讓學校以獎助學金模糊其詞,讓所有工作和報酬可以任意更改詮釋。跟台灣狀況不同,法國並沒有學士或碩士生助理等工作,而博士生存在博士契約需要負擔教學或研究工作,曾經是以獎學金狀態存在,後來政府規定所有包涵「工作」的獎學金全都改成定期工作契約,因此博士契約就是三年的工作契約,直接進入教職員族群。

在這裡先交待UNEF團體內部組織結構,歷史有點長,待我慢慢翻譯來:

Unef組織架構圖(來源:unef網站

 中文翻譯(對不起我實在弄不出個大點的圖來我盡力了…)

未命名

簡單說明,最基層的是地方社團,巴黎地區各個學校有一個unef的子社團而其他省份一個城市至少有一個,而地方社團底下可以自組行動小團體。接下來,由地方社團派代表選出的議員,以及地方社團直接選舉出學生社團主席。上升到第三層,議員中選出行政委員會、全國總辦公室的人員外加上被地方社團選出來的學生社團主席,而議員在選行政委員會和全國總辦公室人員時會單獨再選出一個主席、一個財務、一個總秘書和一個副主席。側邊的調節委員會作用在於調節上層對於整體大方向決策以及基層行動之間的配合程度。議員之中可以組成不同的派系(tendance),派系有各自方向以及行動理念,選舉就是各派系派代表相互辯論。全國總部門(collectif national)每三個月會開會一次,所有成員都可以參加,這時各個派別會派代表針對幾個共同關注主題進行辯論,之後由議員投票決定哪個派系的走向為接下來的執行方向,然後調節委員會就會協調地方社團配合行動。根據網路資料,unef登記會員有將近兩萬人左右。

簡而言之,是個階層化很完整,組織章法都算齊全,多少個月哪個階層的人必須要開會等等等等時間表都訂定的很齊全。這個學生公會在19世紀末開始有雛型,1907年正式成立。

~歷史太長,下回待續。~

法國學生公會(UNEF)觀察 –定義篇

Image

來到巴黎第三年,以研究所最後一年的老臉去參加法國最大的學生公會組織,unef (L’Union Nationale des Etudiants de France,法國全國性學生聯盟),決定為這個組織做分析觀察,讓台灣學生能夠有個參考。

IMG_0735[1]

首先簡介這個組織。unef自稱 學生公會(syndicat d’etudiant),在這裡我想先對於syndicat這個字做點介紹分析。必須釐清這些概念第一是回答我自己的一個疑惑,在我第一次聽到將unef稱作學生「工會」時,我第一個想到台大成立學生工會的時候所遇到的問題:如何定義將學生定義為勞工?對我來說,「工會」是個在資本主義工廠形式生產開始出現後才萌芽的觀念,要講「工」會那就一定得定義勞工。再加上這個學生組織所有學生都可以參與,更添加了我的好奇心。

目前這些分析停留在我個人找來資料的分析統整,下次有時間會找一個他們的成員來問問這個問題。法文中,在所有罷工活動中常出現的代表組織都會叫做syndicat,所以一開始我以為這個字就是「工會」,許多中文字典上也不會區分。syndicat的定義「Groupement constitué pour la défense d’intérêts professionnels ou catégoriels communs」(以捍衛專業或同類利益所建立的團體)。syndicat這個字來自希臘文sun-dike,sun (syn) 聯合,dike (δικη) 正義(或法律,歐洲語言裡面正義這個字都跟法律有關)。這個字最初的使用起源於中世紀末期城市興起,自治城市組織同盟像莊園領主談妥支付多少「稅」來買「特許狀」使得城市得以自治,syndic指的就是這個去和莊園領主協商的同盟代表。當時城市裡所形成的同盟,是「行會」(guild),同業公會,基於同樣利益組織在一起的業者,而組織的目的一開始在於行業自治(定價等等)之後形成了一些壟斷。歐洲的大學(相對於脫離中世紀教會控制的學校)就起於行會,也以行會的形式開始運作。也因此在現在法文的使用裡面syndicat也是同盟、聯合會,像是編輯公會等等,而嚴格意義上來說,「工會」英文一般叫做labour union 或 trade union,法文叫做syndicat ouvrier(工人同會)相對於syndicats patronaux (雇主同會),口語上常常只說syndicat。歐洲syndicat不管是行會或城市自治開始,都有著很強烈捍衛自己利益、自治的傳統,所以在現代資本主義vs工人社會syndicat常常反映出很強烈的工會面向,又或者,我們會看到被報導的也基本上都只有工會面向。回到unef,syndicat d’etudiant,是學生「公」會而不是學生「工」會。這兩者在中文上必須要區分清楚。

有點囉唆今天寫到這裡。接下來必須要交待的:

unef組織架構、一點小歷史

unef近期軸心活動:全國高等教育會議學生代表選舉、家庭法(跟女同性戀伴侶的什麼有關但今天沒討論我來不及問到底是什麼東西)、極右派問題。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