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耘出來的社會實力:簡介法國全國學生組織UNEF

UNEF

之前很空泛地講過組織的重要,這裡有個例子我一直覺得值得參考,之前也在我的部落格介紹過,就是法國最大的學生組織 UNEF,前一年加入他們,默默在裡面跟他們開了一年會。因為自己已經不是台灣學生,就沒在這上面多嘴,我推薦的倒不是法國這個學生組織的運作方式,而單純只是全國性學生組織這個概念。在這裡再次簡介:

UNEF不是學生會

法國各校有自己的學生會,但各校學生會比較著重在辦活動,因此學生權益並不是學生會的責任。不過類似的全國性學生組織不只UNEF一個,而且這種制度也跟法國高教的政策訂定有關。法國有幾個機構專門管理高等教育相關事務,裡面都有一定比例的學生代表,參與決策,而這些學生代表是透過各校學生組織選舉(選的是組織,而不是個人),再由當選組織推派的學生去當學生代表。所以這些學生組織有點像學生層次的政黨,有左派有右派,學生選的是組織依照自己理念所提出來的政策,而每當選舉,各組織提出來的政見不只是選上學生代表將在官方機構中努力的部份,更是這個學生組織在接下來這一年想在各校推行的活動或者政策:例如考試方式、課堂人數控制等等,推行的方式就是這些組織自己串連學生向學校請願、連署、集會等的施壓方式。

UNEF不是工會

UNEF自稱學生工會,但法律上卻不是工會,而和其他學生組織一樣,是國家登記民間社會,所以跟台大工會是不同性質的組織。他們自稱工會,比較像是他們的「政黨理念」,而且還幫這個理念建構了理論。UNEF之所以自稱學生工會,因為他們主張學生雖然只是個暫時性的身份,卻形成一個新的階級,而這個階級打破他們原生家庭的社會階級,因此就像是工人有勞動處境和勞工權利需要爭取改善,學生也有其特殊的學習處境和學習權利要改善和爭取。

這些學生組織各自會進行自己的調查和促進權益行動,我自己在追蹤的是UNEF所以就舉UNEF的例子跟大家分享。這是UNEF今年為開學年所作的社會調查,得出結論今年學生的負擔多了2% (pour les étudiants, le coût de la vie augmente de 2%)。諸如此類全國性或各校學生的調查,讓這些學生組織得以有實際依據地提出改革理念、方向和藍圖,也因為這是個從各校或地區為基礎階層性的全國組織,和學生之間的連結和動員基礎相對穩固,因此對政府能夠造成一定的壓力,每次選舉也會登上各報,可見這些學生組織在社會上的重要性和能見度不可小覷。

最後,法國作為社運大國,這些組織都有很可觀的歷史淵源,說要跟他們比較實在沒什麼意義。但是,這類的民間社團卻是最能夠既在日常生活中耕耘基層群眾(特定權益所連結的群眾)又在特定事件時發起抗爭向政府有效施壓的組織。類似的民間社團其實都存在於台灣社會中,在性別權益促進上面尤其可見,這些團體在日常生活中的耕耘,才是最關鍵改革社會觀念、形成社群內部規範,最終與政治勢力抗衡的社會力量。

有關UNEF的詳細介紹,請參考UNEF觀察紀錄分類下的其他文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