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FA與FTA的差別:兩岸自由貿易協定中的中國因素

隨著科技條件允許,資本(capital)、勞動、商品的流動超越種族、宗教、國界,至今看來資本的穿透力超越了自古以來任何力量,正在地球上建立龐大的資本帝國。世界各國紛紛簽訂著區域自由貿易協定,消除貿易障礙、降低關稅,使得資本流通更加暢行無阻,而伴隨而來的,是自由貿易協定所引起的全球化及跨國治理(gouvernance)。與此同時,區域自由貿易所引發的反動力量,就是以保護在地產業而起的保護主義(protectionnisme)。

台灣作為一個島國,更是必須依賴國際貿易,然而國際地位處處遭受中國阻撓,台灣不但無法自由與其他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國際上邦交國更是幾希,使得台灣和國際之間的關係不但經濟比重遠大於政治,更在貿易上非常依賴與中國的進出口。2010年台灣與中國簽訂兩岸自由貿易框架,緊接著便是一系列與中國的服務貿易、貨物貿易…等協定,而如今從2010以來民間便抗爭不斷,反對台灣與中國簽訂這些自由貿易協定,直至今天,服務貿易協議的簽訂與通過,引發了台灣學生佔領國會議院,以癱瘓議會的方式強烈阻止馬政府在無視社會輿論反彈的狀況下通過服務貿易協議。台灣人為何如此害怕這個自由貿易協定?在各個國家都可以看見全球化與保護主義同時對立出現,在台灣,開放市場與保護在地產業的兩種聲音也都存在,但面對以中國為對象所簽訂的自由貿易協定,社會所反映出的擔憂卻與以其他國家作為對象的自由貿易協定不同,台灣反兩岸自由貿易協定中特殊的中國因素,不但糾結了所有區域自由貿易所引發的勞動者對於勞動處境之憂慮,更有著隨著區域自由貿易所引發疆界模糊、跨國治理的現象導致台灣人從產業內部被中國同化而日漸失去主權的擔憂。

台灣與中國六十五年分裂,至1949年原本中國政府被共產黨打敗退到台灣以來,兩岸發展分道揚鑣。儘管使用同一語言,共享歷史遺產,台灣建立起亞洲唯一的民主立憲國家,而中國共產黨所建立的共產專制國家,在中國大陸地區發起的文化革命更徹底轉變了中國的文化景觀與人民的精神狀態(etat d’esprit)。六十五年,台灣雖然經歷了戒嚴(loi martial)卻也漸漸開出民主自由的花朵,從解嚴開始算起,台灣只有二十五年的民主歷程來打造台灣人的國家認同,民主自由也作用在台灣的整體產業、文化結構上,而使兩岸文化上差異愈來愈大。儘管兩岸在社會、文化、經濟、政治結構上差異日益增加,各種歷史因素所造成的意識形態仍然拉扯著台灣人的自我認同。台灣人到底是中國人、在日本五十年殖民後被日本化的中國人,還是其他,台灣人至今尚未找到有共識的語言來描繪自己,就連「台灣人」這個詞,也是在台灣人自我意識崛起後才出現的詞彙。台灣人如今仍然在自我認同的建立過程中,有鑑於這個移民島國的多樣性,台灣先學會了從否定的方式來尋求自我定義。「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便是台灣人自我意識覺醒的第一個聲音。

區域自由貿易協定帶來在地產業結構轉變,通常伴隨著某些人競爭力喪失與另外一些人競爭力提昇,因此區域自由貿易協定簽訂之處,常常也是遊行抗議之地。然而,區域自由貿易不只是伴隨著勞動條件的改變,還有資本與勞動力提供者異地化(delocaliser)的問題。一個國家的資本家決定著遙遠世界另一個角落的勞動者身體,而資本對於勞動者的 約束甚至能夠超越法律與風俗習慣,只要參考工廠中勞動者的行動是如何被薪資牽引著而變得整齊劃一,這種一致性甚至超過任何社會規範的強制能力。全球化,不是只發生在商品、文化地景的齊一性,更在於超越國家、地區、文化從內部對於勞動者行動甚至思想的統合。

今天一個對內國家認同穩固、主權獨立,對外擁有國際認同的國家尚且擔心全球化伴隨而來的跨界治理與各種邊界開始模糊;更何況台灣作為一個對內國家認同尚在尋求共識,獨立主權時常遭到挑戰,對外更在國際上毫無立足之處,與中國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為台灣帶來的不是全球化,而是產業結構中國化,而台灣勞動者的身體被中國資金規範著。兩岸自由貿易協定所帶來的,也許不意味著政體上的統一,但卻必定透過內部產業結構、以及資本對於勞動者所進行的管制,從內部侵蝕台灣人二十年民主所創造的社會文化差異,使得台灣人自我意識內外皆無著落。中國從外部發動的外交威脅甚至武力傾軋,由於抱持著會有國際力量介入調停,因此不是台灣人所反映出最深沈的恐懼,台灣人「反中」的心理狀態根源在於從內部被中國重新統合,屆時即使台灣仍然獨立自治,今日人們仍在努力豐富著的「台灣人」社會文化意義將因為產業結構以及異地化資本對於每個勞動者生活方式的重新塑造,而流於一地理上地區居民名稱。

台灣就如同世界每個國家,對於中國市場皆是既覬覦又排斥。台灣對於和中國進出口貿易的依賴,已經在現實上造成台灣難以拒絕中國市場也難以抗拒對中國市場開放。台灣一方面仍然想念著(nostagique1970年代經濟起飛所帶來的光榮,想重新找回亞洲四小龍的經濟實力。但同時如今面臨中國強大經濟實力,想要經濟再次起飛,拒絕中國市場貌似不可能,因此在這次服務貿易協議中,展現出既反中國對台灣的產業滲透,又不想拒絕中國對台灣市場的開放。全世界每個國家沒有中國化的憂慮,因為他們對世界開放,他們所擔憂的,是全球化。然而,台灣對於中國的開放失衡地超越所有其他國家,造成經濟上單一依賴,我們並非對世界開放,而只對中國開放,因此其他國家對於全球化的擔憂,在台灣現狀,就轉而以中國化的形式展現。台灣政府安撫人民,表示與中國簽訂的自由貿易協定就是為了突破國際困境,與中國條件交換以和其他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然而,ECFA簽訂兩年以來,台灣未與其他國家簽訂過貿易協定,而與中國等待簽訂的貿易協議卻還有著長長的清單。台灣將與他國簽訂貿易協定的希望,全盤壓在中國政府的意願上,這樣對於中國政府的信心,有何為立足點?反服貿協議,並非一場左右派之爭,並非一場開放或鎖國之爭,而是現狀下對於中國經濟上單一依賴,將難以從制度上抵擋台灣從內部中國化的現象。台灣現狀下的內部認同尚未穩固,外部不具國際承認,使得與中國的自由貿易協定有別於抽象所談的自由貿易協定。

330巴黎反服貿行動刊物文中文版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